一包烟
生活 💃 / 1 月前

一包烟

读小学的时候我有机会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得一包烟,但我拒绝了。

那是小学三四年级,正值播种,我和小伙伴叫鸡一起去大田坎排秧。什么是排秧呢?排秧不及栽秧,他是把中指长的秧苗一根根的插到细田里,等其发芽长大后,再扯起来一把把的捆起甩在田里,那时才是栽秧。而排秧这活路要是用一个大劳力来做的话,就显得大材小用了,所以种田较多的农户一般都是喊些孩子来帮忙。

我们去了一天,还在农户家睡了一晚。忘记了是开工前还是收工后,农户一人给我们发了个咸鸭蛋,还有一包烟。农户把烟递过来时,我一边摆手一边说:我不抽烟。2002 年,应该是我爸抽的那种 1 块 5 一包的黄果树吧。农户问了一遍后也没有勉强,就递给了下一个小伙伴,看着小伙伴都收下那包烟后,我好像感觉我做错了,我内心甚至幻想农户再来问我一次,我就能得到这包烟了,虽然我不抽,但我可以带回去给爸啊。通过自己的劳动换来的礼物,爸爸肯定会喜欢的。

但幻想的场景并没有出现,在回去的路上,伙伴就说我为什么不接下那包烟,拿回去给你爸爸抽多好。本来就有点后悔的我更加抑郁了。回到家后的第二天,我在菜土里跟爸爸说了这件事:我真该给你拿回来的。没想到我说完反被老爸骂了:你不抽烟就不该拿别人的,不要以为别个都拿了你不拿你就做错了,老子还买不起一包烟让你在外面拿回来吗。被骂完后我的抑郁一扫而空,又高兴得是一个孩子了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还对这件事印象深刻;虽然老爸没读过什么书,只知务农和种烟,但他却从来没让我的三观走歪过。


Godruoy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