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甲鱼

一条甲鱼

  1. 生活 💃
  2. 7 months ago
  3. 3 min read

老丈人在自家的鱼塘里钓了一个甲鱼。

说是甲鱼,但若你说是乌龟,我也是信的。「头大的就是甲鱼」,老丈人说道。「乌龟是长不大的」,阿宝补充说。我其实是不忍心杀来吃的,我想它也不愿意被我们吃,不然也不至于一直把头缩进壳里。我更意愿把它养在院坝边上的池塘里,哪里有一个倾斜的大石头,平时是用来洗鞋子洗衣服。我想它很愿意躺在上面嗮太阳。但它晒太阳时会不会被狗叼走呢。

老丈人收拾鱼时,黄标和大白就睡在他旁边;时不时的摇摇尾巴,或者用嘴巴咬咬腿上的格蚤。黑儿不见了。听老丈人说是被哪些骑摩托车的狗贩子打了去,怕是回不来了。我挺喜欢黑儿的;它是最忠诚的狗。不管老丈人开着三轮车去哪里,它都永远跟在后面。现在它不见了,我猜老丈人还是有点感情的吧。但农村的猫狗要是不见了,是不会在电线杆上贴告示重金求狗的。乡里人想的是,说不定那天它就回来了,要是一个月还不回来,那回不回来已经不重要了,他们早已经忘记了对方。

对于看家护院来说,两条狗就已经够了;丈母娘就经常对老丈人说:「喂那么多狗,狗吃的比人还多,简直是浪费粮食」。老丈人虽然不是地主,但余粮还是有,几条狗也是养得起的。不过有些狗越养越懒,要是有一天变为流浪狗了,它甚至都不能自力更生,少有能自食其力者,不是偷这家的蛋,就是偷哪家的鸡,搞得附近几个村子鸡犬不宁。想想他的祖先狼,狗都觉得惭愧。

好,就写到这儿吧。

lif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