办酒

办酒

  1. 生活 💃
  2. 4 months ago
  3. 6 min read

许老三今天吃了五家人户的酒,送出去了八百块钱。

许老三早上九点就出门了,出门前他翻了翻两年前办酒的礼簿,在第二页找到了刘大姐家送的 100 元记录,他打算两还送她 100 块。毕竟只是满个 50 岁,又不是啥大酒,而这一百块可是要一天工钱呢。

许老三远远的看见刘大姐家门前稀稀捞捞的站着几个人,他不知道往哪里送钱。现在政府查的严,只有红白喜事和年满八十才能办酒,所以收钱的地方往往比较偏僻,也避免被政府抓到后没收,那样就违背了办酒的初衷赚不到钱了。许老三送完了钱,看到自己的名字记到礼薄上后,接过一支烟就走了,他还不打算吃饭,后面还有几家没送呢。

许老三走到了李家,这里要热闹些,马路上停满了车。李家老头儿满 60,他家的儿子特意回来给他办酒庆祝。许老三决定在这家吃饭,这里多半是要好吃一点的。许老三年纪较大,坐在「上席」的位置,菜已经上了两个;有煎的干洋芋片,还有凉拌海带丝;许老三看到凉拌海带里面还有豆豉和折耳根,很是欢喜。于是他转过头喊了一声:添饭;一个小伙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饭走了过来,舀了一瓢到许老三的碗里。许老三吃了两碗饭后,菜终于上齐了;压轴的是一碗扣肉,然后是海椒酱炒肉,还有酸海椒炒肥肠丝,还有油炸豆腐,一共十二个菜,摆成一个正方形在桌子上。许老三敛了一件全肥的扣肉,一口就吃了,用手抹了抹嘴,下席了。他还要往周家坪走去;他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这家人两层楼高的小洋房,在周围的木房子中显得格外洋气,只是办的酒菜却和大家一摸一样。

周家坪这家是房子酒,她们家的儿子在市里买了房子,老两口决定在老家也办个酒,收回点儿这两年来送出去的人亲钱。周老太是个精明人,他花了不到 2000 块钱酒把酒席办下来了;猪是自家现杀的、菜是自家种的,只需要买点烟酒饮料,弄个十来桌的菜,三四万块钱就送来了。许老三刚把钱送完,就看到十几个人成群结队的来了,其中还有穿警服的。许老三心想,糟了,政府的人来了。政府的人走到了门口,带头儿的一脚踢开了大门,剩下的人像抓逃犯一样快速涌入不同的房间;还在吃饭的人被统统追了出来,几口锑锅被端到了大门口,里面装着这次办酒的菜。带头儿的一边对自己人喊「端完了没,还有没得,取证了吗?」一边大声的对着周老太等人说:「政府明确规定了不准办酒,我们也一而再再而三的通知你们,你们就是不听,再有这样,我们就不是端两个菜这么简单了」。

政府一行人就这样端着四五口锅离开了,突然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:菜你们可以端走,锅必须给我留下。喊话的钟大姐和几个中年妇女跑着追了出去,势必要要回自己的锅。许老三没有追出去看,他还要去送钱呢。

许老三送完了所有的钱,突然想到孙女的小仓鼠,它们有时候会被放进跑轮里,只要在轮子前面放一点食物,老鼠就会开始跑起来;不想动的老鼠只能跟着一起跑,不然就会被摔得鼻青脸肿,而跑步的老鼠越多,轮子转得越快,越不容易停。最后所有的老鼠都被摔得稀耙烂才停下来,谁都没有吃到食物。许老三心想,办酒就是那挂在轮子前的食物,而我们都是老鼠。

许老三的儿子在城里上班,经常晚上 10 点才下班,许老三觉得他的儿子也是只老鼠。

lif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