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如何走向技术这条路的
生活 💃 / 7 月前

我是如何走向技术这条路的

2011 年 9 月,在姐姐的陪同下,我来到了隔壁山城——重庆,准备入学报道。那是作者第一次离省。

从家乡的小县城出发,坐上早上发往重庆的大班车,在来来回回的在山路上开了 4、5 个小时,接近正午时,班车停在了菜园坝长途汽车站。车站看起来一点也不像繁华都市应有的样子,普遍不高的建筑物加上到处吆喝的小贩,给我一种从一个县城到达另一个县城的错觉;但当我前脚刚跨下大巴后,一股热浪带着风被我吸来,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山城的热情。出发前爸妈说的原来是真的,重庆是一座火城。

记得在高三教学楼一楼电脑室填完高考志愿出来后,我还不知道所选的计算机专业会有怎么样的就业前景;当时听同学说计算机是红牌专业,也不知道这是危险还是火热的意思。比起那些选学校选专业有老师参谋家长建议的同学来说,我是幸运的;所有的一切,我自己说了算;爸妈也没法给我任何类型的帮助,在他们看来,能考上师范大学就心满意足了。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我不想呆在本省,我不想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都呆被困在同一个省,这样很大概率我毕业后还得留在这里,我想去外面看看;但碍于自己的软弱,又不想离家太远,就只敢选择于川渝之间,别的太远,一是不想去,而是钱不够。

高中时期我也算得上一个优等生,在县重点中学最高排名能挤进年级前 50。而到了大学后,作业靠抄,考试靠蒙,连体育也能挂科,活生生坠落成一个狗样。除了上课,大部分时间都在玩游戏,从 CF(穿越火线)、DNF(地下城与勇士)到 LOL(英雄联盟);中午玩几把再睡、下午从课后玩到晚上、晚上玩到断网,甚至断网了还要来几把单机 CS,不放过任何可以游戏的时间。

这样浑浑噩噩过了三年,直到大四上学期,校方「勾结」某培训机构来学校免费讲课,主要是讲 Java EE。培训机构也真会挑时间:大四这一年,基本没得课程安排,大部分同学都会离校参加社会实习;但是前面三年都在游戏中度过的我们,根本没有任何资本找到实习工作;少有学的好的同学,也只停留学校传授的粗枝烂叶上;所以培训机构这时候进场,自然而然给大家提供了另一个选择。

机构老师讲的,很大不同于大学教授;机构老师讲的是实实在在的东西,诸如环境变量的搭建,Eclipse 的使用,如何用 Servlet/JSP 开发网页等;不但听得明白,下课后还能自己动手试错;而大学老师所教的,三年过去了我都不知道教的是什么。和大部分学校一样,计算机专业的学生首次接触的基本都是 C 语言,教材是那本误人子弟的谭浩强版;不但老师讲得云里雾里,教材上的知识也牛头不对马嘴。一般上三四节理论课,再上一节实验课,理论课上讲语法,实验课让你上机运行。作者深深记得第一次 C 语言上机课时,在集成环境中写完 Hello World 后输出一段文字后的无助;这能干什么,这他妈有什么用?完全找不到任何乐趣所言。还不如后面选修的《网页设计》,在这门课上,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将一个 .txt 文件改为 .html 文件后,就能直接用浏览器查看效果了,并且还可以通过 H1,H2 及一些简单的 CSS 来控制样式。

一个多月后,培训机构带走了同寝室的两个小伙伴,剩下三个伙伴中,肉杰已经找到了工作,就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大公司,偏向市场方向;是我们寝室技术最好的,已在学校附近找到了 Java 实习,月薪 2K。只剩下一个我,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。有时候早上一觉醒来,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有,我坐在床上一手抓头发一手抓着床边的栏杆,望着正前方的门发呆。我不知道干什么,我好压抑,我想找人说话,我真想大吼一声。我变成了那种明知在浪费青春而又无能为力的废人。我一刻也不想呆在寝室,游戏也不愿意打了,有时候带着本书,在图书馆看一早,有时候在后校门租个自行车,漫无目的的游荡着;有一次骑到了一个小村里,拐上右手边的一个山坡,上面有户人家,旁边有个鱼塘,鱼塘里有一些荷花;我看了看鱼塘,又看了看路上背着背篼的行人,又倒回来回校了。我也不知道我在追求什么。

一连好几天,我都漫无目的的过着。中午休息的时候会回学校,看到毫无斗志的我,告诉我不能再这样颓废下去,问我要不要学学 Java,并发了一套朴乾老师的 Java Web 视频给我,让我跟着学;到这一刻,我都不知道我接下来的人生是怎样的,我设想过无法的可能,可能在某个公司干着可有可无的工作,可能在工地搬砖,可能永远都是能被无成本替换的那一批。

从那天起,我早上 7 点起来开始看视频,有时候快到吃午饭了,才去洗漱。中午去食堂吃完饭回来后肯定要打一局游戏,不过已经开始克制只打一局。然后午休,1.30 左右鸟去上班了,我又起来看视频,看到下午饭点快到了,再去吃饭,吃完饭回来免不了的又要打两把游戏,接着又开始看视频,看到晚上 10.30 左右。这时肉杰才提着公文包醉轩轩的回来。

就这样修炼一个月后,我开始投简历了。很庆幸,就第二天收到了一家公司的面试邀请。这家公司位于渝中区鹅岭公园附近,随着电梯的层层上升,我越来越激动起来。这是我第一次面试。和前台简单聊了几句后,面试官出现了,结结巴巴的自我介绍结束后,面试官问了一些很简单的技术问题,我回答得都还不错;接着我被推进到下一流程,一个 HR 小姐姐走了过来;她开始向我说起了公司的企业文化,福利待遇,职业发展,就业空间;并告诉我因为你的基础不扎实,需要进行六个月的岗前培训,培训期间无费用,但得从六个月转正后的薪资里扣除。我耐心的听她慢慢讲完,并没有任何疑问后,HR 小姐姐给了我一张表让我填写,我拿着那表就笑了。除了名字一栏填写真实的外,其他的我都在乱写;正好旁边有个朋友也在填表,我问他你也是来面试的吗?得到他肯定的答复后我告诉他:这家是外包公司,不要听他们的和他们签合同。小哥半信半疑的看着我,说完我把填好的表交给前台,头也不回的走了,身后传来前台姐姐「等等,还没结束」的声音,我并没有理他。下楼后,我看到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孩,那一刻我竟然无比的开心。

回到学校后,慢慢又开始烦躁起来了,天真的我才发现,事情并没那么简单;视频是看完了,自认为学的也差不多了,也投了那么多简历,但就是收不到面试邀请;曾以为学完了就能顺顺利利的找到实习,但事总与愿违;而面试受挫加简历石沉大海,使我无心学习越发烦躁;一星期后我选择收拾行李回家看看,在心里仿佛有声音告诉我,即使再难的不知所措,回家后都能又见一春。我拖上了零几年老爸打工带回来的红色小拉箱,去往菜园坝汽车站坐车。在菜园坝车站附近花 60 块找了个旅社,被吆喝住宿的阿姨带着爬上一个狭小的楼梯,再穿过一个五块钱灯光的走廊,走廊尽头左手边第一间单间正在那静静等着它的新主人。房间四周无窗,空气弥漫着一股精液腐烂的味道,灯开后,才能看到门前有一张小桌子,左手边有一张床,床上铺了一个两边已经坏掉的凉席,感觉一米五的凉席只有中间一米可用,床上的被子凌乱的躺在床尾,让我想到一句诗描述的那样:布衾多年冷似铁,娇儿恶卧踏里裂。

我坐在床上,开着门,让风尽量的多进来一些。不一会我接到一个电话,天极传媒邀请我明天参加面试;接完电话的我长舒一口气,要是这电话晚一天打来,我就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。听隔壁传来的阵阵呻吟声,我在期待着明天的面试。

面试当天就结束了,问得都比较简单,实习月薪 2000,两天后上班。在这里,一开始面试我的面试官成了我的恩师,后来他告诉我,你其实是技术最菜的那一个,但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年轻时的样子。我也不知道老师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,可能是那稚嫩的脸上表现出的阳光和对新知识的向往吧。从那时候起,我算是真正踏上了技术这条路。而时隔五六年后,我依然没能企及老师的高度。

这就是我的入职经历,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故事,我的故事并不有趣,也不励志,但我愿意把他写出来,你的呢?

  • 俺也一样

    2021-10-28 07:19:45
  • @330132662 期待你的故事,共勉。

    2021-10-28 09:38:24

Godruoyi